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燕云闱秘录》燕云十八骑 穿越文 燕云闱秘录字母文

更新时间:2019-10-13 00:13:09

《燕云闱秘录》燕云十八骑 穿越文 燕云闱秘录字母文 连载中

《燕云闱秘录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吉桃吉李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冷无,父君

完结小说《燕云闱秘录》是吉桃吉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冷无,父君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冷无梵心里有点气闷,闷闷道:“难怪。”难怪这么熟练。 “你轻贱我?” “没有!”冷无梵连忙道:“怎么可能!” 月掩凑到他眼前,很近...展开

《燕云闱秘录》免费试读

冷无梵心里有点气闷,闷闷道:“难怪。”难怪这么熟练。

“你轻贱我?”

“没有!”冷无梵连忙道:“怎么可能!”

月掩凑到他眼前,很近很近,冷无梵想躲,却被她在嘴上又亲了一口,她的头探到无梵耳边,呼吸“吹”得他耳根尖都红了,“我说应该吧——指的是我应该会亲你很多。”

冷无梵脑子“轰”的一下炸开了花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红的快熟透了,一只手无力的推了月掩一把,难为情道:“别,别这样。”

月掩知道他手没用力,但还是“假模假式”的给推了出去的样子,立马远离了无梵,“乖乖”的应道:“好。”

无梵看她“远离”的样子,心里又是气人又是落寞,不禁喊到,“好什么?”

“好——”月掩看着他笑,“好可爱。”

冷无梵心里一荡,表面上还是“不高兴”的问:“说谁呢?”

“说你呀。”月掩拉着他的手牵着,十指相扣。

冷无梵看着相扣的两只手,心里又是幸福又是难过,原本…他们可以成为一对令人艳羡的夫妻的,就是差那么…一点点了。

“无梵,教我弹琴好吗?”

“你…真想学?”学琴很枯燥,冷无梵怕她学不下去。

“嗯。是你说的呀,弹琴不会冷的。”月掩换了另一只手摸着无梵骨节分明的手,“你不知道我在瑾萱宫可冷了,半夜老是冷醒。我要是会弹琴了,冷醒了就弹琴,热会儿身子。”

无梵听了一阵心疼,难怪有的时候见她一副疲惫、没睡够的模样,她可是皇女呀,怎么能遭这样的罪?

“你别这样看着我。”月掩看他一副给予同情的表情,笑了,“我其实这样挺好的,健健康康,衣食无忧,除了受点冻,比外面养家糊口、食不充饥的百姓强太多了。”

“你…怎么会想到这些的?”冷无梵有些惊讶,一个深藏于宫中的“草包”小皇女居然会有这样的“见解”?

“没怎么想呀,听别人说过外面的世界,我虽然一直‘玩’,但也经常会跑去下人的地方偷听侍人、宫女、侍卫呀唠嗑吵架的,有的时候还挺好玩的…”月掩讲话的时候眼尾会弯弯的,眼里含着温柔的水光,小泪痣会随着主人的小脑袋“不安分”的“跳来跳去”,冷无梵听着她莺婉的声音入了迷,痴痴的看着她的小嘴巴一动一动的。

“…我见过一个老公公,他不是宫里人,外边进来的,很老也很臭,因为他是宫里的‘清垢夫’,不知道叫什么名,但我不讨厌他,见到他的时候,就会跟他说说话。我有一回问过他:民间好不好玩?他说:民间很苦。他很沉默,我每次跟他说话,他就只说一句话,这人可怪了。”

“对呀,真奇怪,那你有没有问他:民间为什么苦?”冷无梵好奇的问,他也是世家公子,哪里知晓真正的民间?

“我想问的,可好几次都见不到他,不知道他住哪,也不知道他被谁管着,在哪做事都不晓得。后来问了个同样是‘清垢夫’的下人才知道,他早就死了,掉进污渠淹死了。”月掩淡淡的阐述,似乎在讲一件平常的事。

“真可怜。”冷无梵很是感慨。

月掩见他惆怅的模样又笑了,凑到他眼前吻着他的红唇道:“求求小公子,可怜可怜我吧,教我弹琴。”

无梵有些害羞的,但也没拒绝她的亲吻,“我不知道弹琴暖身在你身上能不能管用,再说了…半夜弹琴,你还用睡觉吗?”

“一定能的!我弹着琴就会想起你,想起你,身子就暖了,听着琴音就会感觉你在我身边,那我一定会睡的很香。”

冷无梵耳朵和心都要被她的话给“融化”了。他以前曾看过一本叫《惜厢记》的话本,写的是家道中落的贫穷小姐爱上富家公子的故事。

无梵一直很不明白那书中的富家公子既有美貌又有才情,为何要不惜与自己的家族断绝关系也要拼命嫁给那穷丫头,洗净铅华,素手做羹汤,生儿育女,与寻常的“粗人”一般?

他现在明白了,原来有一个喜爱的人是可以放弃一切的,不管月掩是什么身份,是“草包”还是“废子”,只要每日听着心上人在自己耳边说些“甜言蜜语”的,不要说做羹汤做饭了,连命都可以给允了。

无梵不禁伸手摸了摸月掩的脸,满眼柔情,可心里却有“明镜”,“你好像不…太喜欢听声乐的,说这样的‘甜话’,你该不是为了哄我开心吧?”

月掩被“揭穿”了也不恼,只是笑着,“我有不喜欢声乐吗?”

“感觉的出。”

无梵没有“辨查人神态”的本领,年纪小也不太懂人心。但唯独月掩这个人,他是能“辨”出来的,跟天生的一样。

“哈!那我得把我的小心思藏的紧一些了,免得又被你感觉出来了。”月掩故意的提高了声音道。

无梵心一紧,下意识滑下手轻轻拽了拽月掩的衣襟,“你要藏什么心思?”
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这个女孩的一举一动,一字一句都能让他的心整个翻天覆地了。

“你想知道?”月掩看着他浅色的眼眸,温柔如水,绚丽如雾。

“很想。”无梵迫切的点头。

“那我告诉你。”月掩微微垂了垂眼,“藏着——”

“藏着什么?”

“我喜欢你的心思。”

“这…这有什么好藏着?”无梵脸红红的,这早就看出来了!

“这当然要藏着啦,我怕你还在意着…还在意着你是皇帝男宠,我是皇女的身份,那我的‘喜欢’就成了你的‘烦扰’了,藏着不说就没事了。”

月掩说“没事了”这三个字的时候,很轻很轻,可无梵觉得“很重很重”,压得他喘不过气,这怎么可能“没事了”?他都快“喘死了”。

“我不在意了!你不用藏,你也藏不了,我都知道了。我也不在乎了,死了我也不后悔,只要你在……”无梵的眼眶发红,拽着月掩衣服的手紧紧的有些发抖。

“别哭。”月掩抓住无梵的手,轻吻着他的眼眶,“你不会死的,我舍不得的。”

月掩还是尝到了他的眼泪,“我活着,你就不会死。”

她决不允许第二个人像她父君一样的离开她的,她答应过的“生即生,死便一起死。”,她一定会做到的。

“嗯。”无梵对未来是“绝望”的,他们是看不到未来的。

“你瞧。”

“瞧…什么?”冷无梵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“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。”

“对呀。”

“被所有人遗忘掉的两个人,只要一直被遗忘下去,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。”

无梵没有说话。

“这想法很自欺欺人对吧?”月掩咬了咬唇。

“没有,这很好。”无梵抹了抹眼泪,笑着,“这样想就会很开心。”

“傻啊!”

“你才傻呢。”

“我就是在说我呀。”

“你才不傻,你很聪明。”

月掩被无梵的“认真”逗笑了,“你到底是想我傻呢还是不傻呢?”

冷无梵一时间又羞又怒,最后皱着小鼻子,佯嗔道:“你真烦!”

“你这脾气跟我父君有的一拼,脾气都大的很。”月掩捏了捏无梵的软乎乎的小脸,“你是讨厌我了?”

“没啦!”无梵轻拍开在自己脸上“作怪”的手,“我教你弹琴,学不学?”

“学!”

冷无梵把放琴的琴桌拉过来了一些,把修长白嫩的手展开,手心向下,侧头看了看月掩道:“我教你几个弹琴的手势,你把手展开,跟着我学。”

“好。”月掩老老实实眼神专注的跟着无梵一起展开了手,这可能是她活了这些年以来,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学习东西了。

“来,你看着,这个姿势叫‘举指’。”无梵的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微捏却不合,其余三指往上翘,宛如春莺张口鸣叫,“也叫‘春莺出谷’。”

“‘春莺出谷’?挺好的名字。”月掩也跟着学了。

“接下来是‘勾剔’、‘抹’、‘挑’……”

学习是很乏味的东西,月掩以前是没有这个“耐心”的,她要是有这个耐心静下来听她父君念书,她现在都能把父君的书一字不落的背下来了。

可能因为是无梵吧,无趣的东西都变得格外的“有趣”了,月掩竟把整套手势都跟着学了,专注的连眉毛都“肃立”起来了。

“动作有些多,还记得住吗?要不再来几遍?”

“不用了,你教的这么仔细,一遍就会了。”月掩用着无梵教的手势弹了几个音,试了试手感,“这弦我都知道发什么音,手势也会了,无梵你就直接教我弹曲吧,就弹《盼相守》。”

无梵想这对于一个初学者会不会太快了些,而且弹曲还要弹《盼相守》这么难的曲。但是见月掩“学意颇浓”,不好扫了她的“兴趣”了,只好答应,慢下手势在琴弦上弹了一小段简单一点的部分给她看。

《燕云闱秘录》精彩评论:

主角(冷无,父君)经营一座恐怖屋,因为意外遇上了神秘系统,只有真正恶灵凶地相关的任务,虽然提供奖励与危险,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主角(冷无,父君)往里冲。很有气氛的灵异文,还有直播和解谜内容。主角(冷无,父君)越是做任务就越被恶灵缠身,为了解决问题不得不再做任务的饮鸩止渴。问题是此书写到后来不免要灌水。政府只停留在收场的警察,主角(冷无,父君)只停留在做任务和经营恐怖屋两线一点,这是比较明显剧情的套路。评价为伪仙草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