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人界客栈》人界第一仙 小说大结局 人界客栈直人

更新时间:2019-10-12 07:12:24

《人界客栈》人界第一仙 小说大结局  人界客栈直人 已完结

《人界客栈》

来源:作者:须纶分类:职场主角:楚笑白,唐一凡

《人界客栈》作者:须纶,职场类型小说,主角:楚笑白,唐一凡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楚笑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仁杰客栈走出来的,接踵而来的打击让他的大脑陷入一片混乱。当他又回到这个曾经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城市时,已是深...展开

《人界客栈》免费试读

楚笑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仁杰客栈走出来的,接踵而来的打击让他的大脑陷入一片混乱。当他又回到这个曾经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城市时,已是深夜。月色隐藏在浓重的乌云后面,像他此时的心境一般黑暗而且迷茫。这究竟是怎么了,楚笑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不知所措,觉得自己仿佛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的游魂,漫无目的的在天地宇宙中四处飘荡,找不到可以落脚的地方。广依萍不在了,楚笑白所有的希望也都不在了,心被掏空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,不痒不痛却又孤立无援。

对广依萍的死毫无头绪,根本不知道何从下手,究竟要从哪里查起才好呢?何况还有不到七天的时间。楚笑白边走边想着,不知不觉的来到了近郊的一座小别墅前,这就是他和广依萍的家。他机械的掏出钥匙插进钥匙孔,还没有转动,就听到“吧嗒”一声轻响,似乎是锁内机关开合的声音,他一楞,难道广依萍在家里吗?难道她没死,是何不丘故意愚弄自己?他正在思考中,大门忽然打开,一条黑影从里面蹿到楚笑白身边,把他的双手扭到背后单手控制住,熟练而迅速的搜了一下身,然后在他耳边低喝道,“别动,我是警察!”

楚笑白看不清来人的样貌,只觉得两条胳膊被拽的生疼,他试着挣扎两下,丝毫没有可以挣脱的希望,他偏过头去问道,“你是什么人,怎么在我家里?我告诉你,警察也不能随便闯入别人家中,何况我不知道你是真还是假!”他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怒意,身后之人也不多说,把楚笑白拖进屋中打开顶灯,然后像扔一只猫似的把他扔在沙发上,这才在对面坐下来,掏出警官证放在楚笑白面前。上面写着这个人的名字——唐一凡,照片也是他本人没错,只是这么秀气的名字和本人极不相称。楚笑白费解的看着对面这个不速之客说,“我又没有做违反法律法规的事,你来我家里做什么?再说你是怎么进来的?哪来的钥匙?你不会是贼喊捉贼吧?”唐一凡气定神闲的望着他,又将腰间的手铐放在茶几上,对楚笑白说,“或许我可以把你当作嫌疑人拷起来,带回局里,那时候你就知道我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了!”

楚笑白的怒气和怨气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,他知道,光凭刚才的身手就知道这个唐一凡绝对是警察,不是冒牌货。两人面对面大眼瞪小眼的干坐着,唐一凡轻车熟路的为自己冲了一杯咖啡,悠哉悠哉的喝着,看的楚笑白在心里暗想,这里到底是自己家还是他的家,他竟然这么不客气。唐一凡说,“怎么样,想好了吗,是我来问你,还是你自己说呢?你知道我们的政策,坦白从宽抗拒从严,你自己说出来算是自首,可以按情节轻重减刑!”这番话分明是对犯人说的,楚笑白听的云里雾里,打断他道,“等一下,你是什么意思?现在你是闯进我的家里,反倒把我当坏人了,这是什么道理?”

唐一凡那张黑黝黝的国字脸上忽然出现了寒意,他冷哼了一声道,“好吧,我来提醒你,广依萍的死和你有关吧!”他的话让楚笑白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彻底失去控制,拍案而起大声呵斥道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广依萍是我的妻子,我们从来没吵过架拌过嘴,你凭什么说是我杀了她!”他的愤怒看在唐一凡眼里并不能为他开脱,反而加重了唐一凡的疑虑。也许是警察的通病吧,和死者有过过节的人要怀疑,但有时候和死者关系亲近的人嫌疑更大。唐一凡说,“这能说明什么呢?因爱生恨的情杀案我见多了,爱不成就毁了她,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在想些什么!”

楚笑白打量了唐一凡两眼,虽然他的职业让他在外面风吹日晒加速老化,但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出头,说出话来却像老头子一样,一口一个你们年轻人,楚笑白不禁笑了出来,问道,“那你多大?”唐一凡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,只好换出审问嫌疑人的那一套,问道,“上个星期日,也就是十八号,你在哪里,做了些什么,谁能证明?”楚笑白想了想,唐一凡说的正是他在荒漠里寻找陨石的时间。楚笑白在巨大的登山包里掏掏摸摸,终于找到那张可以证明他清白的火车票,递给了唐一凡。唐一凡只看了一眼就放在旁边,对楚笑白说,“我们会核实你是否真的上了这趟火车,你回忆一下,广依萍生前有没有人和她有过节,或者是她无意中得罪过什么人?同事也好,上司也好,朋友也好,还有她有没有因为遇到小麻烦投诉过谁?我曾经遇到过一起案子,死者因为商场导购的服务问题投诉,结果让那位导购失去了工作,导购一气之下杀了他。”

楚笑白哑然失笑,广依萍哪里会是那么小气的人呢?突然问起这个问题,真是一丝头绪也没有。他在脑海里极力思索着和广依萍有关的人,想要从中找出会对广依萍下黑手的对象,可是谁又忍心去伤害她这样活泼开朗善于助人的女孩子呢?楚笑白从小学一年级认识广依萍开始,从没有看她和任何人吵过架拌过嘴,她性情温和大度,不会和谁计较轻重得失,更不会为了什么事记仇,即使是偷了她毕业论文的室友,广依萍也是轻轻一笑什么也没有说。她像天上的月亮一样洁白无瑕,找不到任何的污点,可即便如此,还是有人不容她活在这个世上。那究竟是怎样穷凶极恶的人啊,想到这里,楚笑白不禁愤怒的握紧了拳头,可现在并不是生气的时候,他必须尽快找到广依萍被害的证据,才能解救她的灵魂。

被别人逼问的压迫感让楚笑白一时之间想不起任何线索,他觉得身体是那样的疲惫,大脑撕裂般的痛楚和四肢的酸麻让他的思维开始混乱,唐一凡也是个很识趣的人,见他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,也不再多问,自己找了间客房,放楚笑白去休息。

没有任何一个夜晚像今天这样漫长,楚笑白胡乱的洗了个澡,换上广依萍出事前为他洗净熨平的睡衣,却怎么也睡不着了。楚笑白不敢睡在他们曾经一起睡过的床上,以免太过担心广依萍而深陷不可遏制的低落情绪里,他窝在客厅的沙发里,透过宽大明亮的玻璃窗望向外面的世界,眼睛酸了疼了都不能收回视线,就这样看了一夜,听着唐一凡起伏有致的鼾声,直至天明。

在唐一凡还在睡梦中的时候,楚笑白已经起床了,他没有心情整理自己颓废的外貌,一夜间下巴上长出的青色胡茬让他看起来苍老了十岁。他悄悄的离开家,来到广依萍上班的公司,经常来家里做客小丽几乎没有认出他来。

“你,你是楚笑白?”小丽不确信看到的这个人究竟是不是他,可是当楚笑白露出苦笑时,小丽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人,“你怎么到公司来了?不留在家里料理后事吗?我们大家都听说了,唉,萍姐那么好的人,会有什么事想不开,竟然自杀了,我们真为她感到惋惜。可是姐夫,人死不能复生,萍姐也一定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,不然她会不安心的。”小丽的话是真诚的,眼中流下的泪也是真诚的,但楚笑白不能相信她的话,广依萍怎么会是自杀的呢,他说道,“依萍在公司里有没有什么人和她过不去,我的意思是说,有没有人故意为难她,或者是她无意中做了什么事得罪了别人?”

小丽对楚笑白的话感到莫名其妙,“怎么会呢,她是公司里出了名的老好人,别人不愿意做的苦差事她抢着去做,就是替人加班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她也没少做。人前背后谁不夸萍姐勤快肯干,如果有人和她过不去,那良心真是被狗吃了!”小丽说的愤愤不平,好像谁要说广依萍的坏话就是和整个公司过不去一样,楚笑白若有所思的沉默不语,小丽却嗅出了一丝异样,小声问道,“你,是不是怀疑萍姐不是自杀?”

竟然有人和自己的想法一致,楚笑白显得有些激动,握住小丽的手颤声道,“你也这么想是不是?我也觉得事出蹊跷,依萍绝对不会自杀的!你有什么线索没有,如果有一定要告诉我!”他眼神中的急切吓得小丽连忙抽出手倒退两步,说道,“你胡说什么呢,我可不是那个意思。”谁会愿意因为无聊的猜测而卷进一场命案当中呢,小丽虽然和广依萍很是要好,但此时此刻,她却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了。楚笑白的心瞬间沉到谷底,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就是这么的现实,让人不愿相信却不可避免,他知道再在这里待下去也不会有结果,不如先回去冷静一下,好好想想究竟谁会对广依萍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。

从广依萍公司走出来的时候,黑着脸的唐一凡正站在公司门外很不高兴的望着他。“你是想逃避罪责吗?”唐一凡说着把手探向腰间,楚笑白知道他要拿什么,连忙摆手道,“不是的,我到这儿来是向依萍的同事打听一下她死之前有没有什么异样,并不是想逃,你千万不要误会了!”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警察拷走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儿,况且楚笑白只是有嫌疑并不是真正的犯人,唐一凡只是想吓唬他一下,让他乖乖就范而已。唐一凡说,“跟我走一趟吧,有些事我必须向你了解一下,然后才能决定要不要解除对你的怀疑。”

对所有人都抱有怀疑态度是

《人界客栈》精彩评论:

的确是人道的天堂。“选择权越多社会越进步”,这句话才是《人界客栈》想要阐述的主旨。 想混吃等死的混吃等死,最后祈求神灵庇佑灵魂;自强的修炼至三阶就可以练出灵魂,肉体用克隆技术来延长以此长生;再就是励志超脱天地玄黄外则可以进入道门由三清祖师庇佑修炼;还有一种眷恋人世的有后土大神开通六道轮回不断转生积累宿慧。主世界以科技和玄术并驾齐驱,实现无量功德笼罩,从各个次元世界获得遗失的知识充实自身,迈入黄金时代,焕发万丈光芒照耀无边世界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